網站導航創業故事企業管理女性創業

休學創業第一人

創業者檔案:魯軍,1976年生於浙江鄞縣,1993年至1998年就讀於清華大學汽車工程系,1998年至1999年就讀於清華大學經濟研究所經濟學專業碩士研究生,中途休學,被譽為中國第一個休學創業的大學生。1999年9月,參與創立北京易得方舟資訊技術有限公司,任總裁。

    作為“中國大學生自己的網站”的FanSo,取名來自於這麼一句話:“We are Fans, So we do it.”中文意思是:我們是網迷,讓我們幹吧。創業至今,FanSo從一個不到10個人的創業團隊迅速膨脹,成為擁有60餘名員工初具規模的商業公司;並且於2000年1月再次成功融資660萬元;同年3月,網站的日頁面流覽量突破250萬,註冊用戶達到12萬;目前的日頁面流覽量超過300萬,註冊用戶達到15萬。其創業和發展歷程受到中國政府高層、新聞媒體和業界的高度關注,新華社、人民日報、中央電視臺等先後報導了其有關消息。

易得方舟( FanSo.com)是國內第一家由在校大學生停學創業、吸引風險投資創辦的互聯網高科技公司,本著“源於校園,服務學生”的創業理念,FanSo在成立後短短的4個月裡迅速成長為中國教育網內最大的網站。

    隨著中國互聯網的普及與發展,FanSo在提供方便、快捷、準確的網路服務的基礎上,不斷推出高品質的內容頻道,“新聞線上”、“環球影視”、“嘯林書院”、“打開音樂”和“遊戲辭海”等頻道的訪問人次穩步增加,“我的家”更為業內人士所看好。FanSo提出了一套全新的“Campus Age中國高校電子校園解決方案”,希望通過自己對校園的瞭解和不懈的努力,以及商業夥伴的精誠合作,加快中國校園電子化建設的進程。

    “創業維艱,信心無限。”這是FanSo創業者的心聲。1999年7月18日,清華大學正式批准魯軍、劉穎的停學創業的申請,魯軍、劉穎成為中國大學生停學創業第一人。2000年11月4日10點多,我來到清華創業園學研大廈10層1004房,魯軍在辦公室等我。今天是星期六,整個寫字間空蕩蕩的,只有我跟魯軍兩個人。

萌發創業的念頭對我來說特別簡單,我是浙江寧波的,家庭對我有很大的影響,你也知道寧波人愛做生意。我想自己做別的不合適,一個是我不太愛動腦筋不能去做科學家,還有不太會玩手段當不了政治家……比來比去好象做企業實在一點,既能做出點實際的東西出來,也能創造財富。

    在大學裡我一直想往這方面發展,後來本科畢業保送上研究生,當時我的本科成績中游,能不能保送上研究生是一回事,我覺得讀研究生挺好的,我本科念的是汽車工程,想念文科類的經濟方面專業的研究生,最後就去了人文學院經濟學研究所。

    上研究生後,我的同學也是我的老鄉來找我,比我高兩屆,他已經工作。當時兩人瞎聊,後來說去辦個公司吧。嘿,談得挺投機,開始有了一些想法,然後,我跟他,還有我的另一個搭擋三個人一起運作這個事情。

    沒錢,就去了寧波找市長,那邊很支援,說如果我們去寧波辦公司的話,寧波市有專項基金拔款,可以拔幾十萬的款下去,跟寧波當地的企業合作。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去成,但那次的嘗試給了我以後創業很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剛好那個時候清華出了個政策,說學生創業可以保留學籍停學,當時我還不想做第一人,劉穎和我也一樣,都覺得這肯定要停學了,我倆都不想做第一,後來報紙上報導說邱虹雲停學了,我跟劉穎一看,有人停學了,我倆趕緊打個報告上去申請休學,後來才知道“邱虹雲停學”是媒體的炒作,實際上他並沒有停學,這樣,我跟劉穎就成了學校批准停學創業的第一人。 說到這裡,魯軍喃喃自語:“其實我們倆都不想做第一。”我納悶地問:“為什麼?”他解釋說:“做第一不好,沒必要,我只想做些靜悄悄的事情,沒想做公眾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很奇怪,有好多記者問我停學這事家裡反對不反對,我家裡可沒怎麼反對,我的導師也不反對,我身邊的朋友也沒有反對……只有,可能對我不是很瞭解的同學覺得不可理解。大多數人都理解我,支持我,這點我還是很幸運的。

FanSo的誕生是跟創業計畫大賽密不可分的,清華和全國都在搞創業計畫大賽,這對大學生創業者來說是絕好而空前的機遇。FanSo在第二屆清華大學創業計畫大賽中脫穎而出,緊接著,參加首屆全國大學生創業計畫大賽,受到各方專家一致好評,在眾多參賽團隊中再次脫穎而出,一舉奪得第一名的驕人成績,從而引來大筆融資使公司走上良好的軌道。我問魯軍當時是怎麼樣組建這個團隊的,他說:

最重要的是要找人,通過朋友介紹和自己打聽,剛開始團隊裡面都沒有劉穎,但現在劉穎是公司最重要的一員。劉穎當時辦了個叫“化雲坊”的網站,我可以說是慕名而去,找到他後談得很投機,然後就結合在一起。那時我們幾個人很多時間花在聊天上,談理想,談志向,談公司的構想,談為人處事……

公司的核心管理層有5個人,其中魯軍任總裁,童之磊任副總裁,劉穎任技術總監,其他兩位因各種原因離開了公司尋求新的發展。

    我問魯軍,企業有很多種,你為什麼選擇做網路公司這樣的企業呢?

    可以說,做網站,做互聯網,做資訊技術……都是一個偶然。我本身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才,後來為什麼走到今天的這一步呢?朋友特別重要,物以類聚嘛,我剛好跟幾個專門做1T技術的人在一起,劉穎、陳曦,還有一位我的老鄉,後來他中途退出了。其實,對我來說做什麼企業無所謂,我並不在乎。

剛開始籌備期,遇到的最大困難是缺資金,大家都沒錢,加起來就幾萬塊錢,已經把腰包全掏出來了。網站的運行要維持,非常需要資金。我記得當時劉穎連吃飯都要用別人的飯卡,那個同學的飯卡被劉穎用完了,劉穎對那個同學說:“你往飯卡加點錢吧。”

    缺錢缺得要命,連一台伺服器都買不起,也沒有辦公地點,後來汽車系組織給了我們一個活動室,然後在那幹活、睡覺。我主要在外面跑,找資金。很有意思的是,一說起投資,那些人都說:“好,好,好……”也不拒絕你,說我們不投了。真的,都說:“好,好,好……”那時候網路正熱起來了,投資者持觀望態度,要不就談不攏。

拿到了投資公司成立以後,公司要朝規範化發展,團體要進行重組,這是一個比較痛苦的過程,但又說不清楚,這痛苦在哪?大家一塊親手締造了FanSo,完後像兄弟一樣要分家,當時鬧了矛盾,到今天可以說外界所不知道的有關我們內部的風波過去了。

    我們的團隊最初有8個人,核心的有5個人,就是媒體上介紹的:我任公司總載;童之磊,現在在中文線上任CEO;劉穎,網站的總監;陳曦,負責技術的CTO,現在自己去做了一個公司;然後馬雲,他去一家公司就職。從某種角度來說,這樣的結局是必然的,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,創業之初,大家的理想是一致的,到公司具體運作上,理想就會有差距,可能每個人對公司有不同的想法,對自己有不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說白了就是名利,是吧?有名利的衝突。分開了一段時間去想,其實當初所謂的矛盾都是很小的事情。現在我們5個人關係都很好,找到了自己最理想的位置,我們都還是好朋友,我覺得這是很滿足的一點。

    我拿一份《中國青年報》關於他的報導給他看,標題是“不撞南牆不回頭”。魯軍解釋說:

    我當時對那個記者說的是,不撞南牆不回頭,對我們創業者來說,撞了南牆也不回頭,只能撞,撞個頭破血流,最後把南牆撞破沖過去,才能到達勝利的彼岸。

肯定會有南牆的,創業過程中碰的挺多的。

    我說,創業是如此的艱難,面臨的挑戰很多,你心目中有沒有比較欣賞的成功創業者,或者說是知識英雄?

欣賞的很多,我覺得那些成功人士都有值得我欣賞的地方。比如說柳傳志吧,這是我們1T界企業家的楷模了,我跟柳傳志接觸不多,在某些會議上打過招呼,請教過,說過幾句話。他底下的員工都說,柳總,是他們心目中的英雄。我接觸過的所有聯想的人,都有柳傳志的烙印,我覺得這就是一個企業家成功的地方,他的思想他的做企業的想法烙印在每個員工身上。每一個聯想人一提起柳總,臉上就顯露出敬仰的神情。

    我深信任何一個人只要他成功過,就有他優秀的地方。比如說中國企業界的名人,曾經叱吒風雲後來又倒下去的史玉柱,他就有很多讓我敬仰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一直堅信,易得方舟會成為一個優秀的企業。公司能夠度過一個個難關,這也證明了我們公司全體員工的凝聚力。我記得印象很深的是,有個員工跟我說過這麼一句話,這句話的意思不一定對,但它表達了我們員工的想法。他跟我說:“啊,我們公司的股東不著急呀,他們可能沒有公司的榮譽感,這種榮譽感還沒有我們員工強。”這句話肯定說得不妥,哪個股東會沒有公司的榮譽感?但從這句話可以知道,在FanSo做事有一種榮譽感,有一種榮辱與共的感覺。

我自己也在想,為什麼大家這麼關注FanSo,這是其它公司很少有的,那些公司裡的員工就是打工。昨天我們投資方的老總還跟我說到,原來巨人集團的史玉柱倒下去以後,有很多跟他同時代的人都紛紛鼓勵他倒下了應該爬起來。史玉柱的創業已經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了,而是寄託著那個時代同齡人的理想。那麼,易得方舟在做的事情,可能不僅是我們幾個創始人的事情,這個公司凝聚著大家的理想。很多年輕人都想做一番事業,現在有這麼好的一個載體,於是也寄託了自己的理想。

    我說,我雖然不是你們公司的員工,但是做為同時代的大學生,我也真誠地希望FanSo能夠成功,並且為你們感到驕傲。推而廣之,這一批大學生創業者確實寄託了一代大學生的理想。

人物印象:

    從媒體上得知,採訪魯軍不容易,因為他一直在忙。我打一個電話給魯軍,他爽快地答應接受採訪,時間選在週末。星期六的寫字間沒有人上班,落座後,魯軍拿出一包香煙來問我抽不抽,我說不抽,可他說作家一般是抽煙的,看他抽起煙來,我也要了一支。

    他穿一身西裝,沒紮領帶。他戴一副眼鏡,文質彬彬,顯得很秀氣,也許這種秀氣掩飾了他的深沉和穩重。時而響起他爽朗的笑聲,但他的笑很短促,讓我感到了一種生命的 沉重。

    寫字間的牆壁上掛著兩條橫幅,左邊寫著“你的需求,FanSo的追求”,右邊寫著“大學生自己的網站,FanSo”。這種定位很好,中國的大學生那麼多,在這空前繁榮的網路時代裡,大學生應該擁有屬於自己的網站。在知道FanSo遇到資金困難時,我甚至想呼籲,每一個大學生出一塊錢,那就是幾百萬人民幣,作為大學生,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讓FanSo走向衰退,FanSo應該成為我們大學生真正的網上家園。

    媒體有太多關於休學創業的評論,把中國大學生休學創業跟比爾-蓋茨聯繫在一起。其實,我覺得比爾-蓋茨更偉大,因為他是退學創業,退學創業跟休學創業是完全不同的。休學創業的話,學校還給你保留學藉,以後還可以拿文憑和學位;退學創業的話,你的學藉就註銷了,比爾-蓋茨就是屬於這種,他連一紙本科文憑都沒有。對於休學創業者,我一點也不驚歎,反而覺得他們太幸運了,因為我想到自己,我和魯軍一樣也是1993年上大學的,但因為當時沒有“休學創業”的政策,我由於喜歡文學想當作家,在1995年選擇了退學,再也不能拿本科的文憑和學位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對於休學創業者沒什麼好過於敬佩的,因為他們只不過是推遲兩年或三年拿到文憑和學位而已。媒體對休學創業者充滿了溢美之辭,並且把他們的休學看成了“壯舉”,在最近某期的《北京青年》週刊上,有一篇名叫《檢討大學生休學創業》的報導,上面有記者對魯軍的專訪,裡面這樣寫著:“一年前,他離開課堂的時候,大學的文憑壓在很多人的心口,那是清華大學的文憑啊!停學。”難道這位元記者真的在擔心魯軍的碩士文憑嗎?我認為這樣的報導在誤導讀者,讓人覺得他們停學有多可惜!魯軍只停學兩年,兩年後他照樣拿文憑!

    真的,比爾-蓋茨才是真正讓我敬佩的!他是退學,而我們媒體所吹捧的一些創業者只不過是休學而已。我從來未見到過有哪一家媒體把“退學”跟“休學”作一下比較,不知道是因為記者的理解能力太差,還是因為故意把這兩個詞混淆起來?你想一想,如果退學了連一個大學本科文憑都沒有,要想在一個城市裡找份工作有多難?如果誰真正像比爾-蓋茨那樣“退學創業”,那我才舉大拇指佩服他真有魄力!


上一篇:北大科技園孵化器學生創業中心成立
下一篇:創業:大學畢業生該如何做

文章導航

創業論壇 | 創業 | 婦女創業貸款 | 青年創業貸款 | 微型鳳凰創業貸款 | 北市免息貸款 | 廈門創業網 | 信用貸款
c 2013 創業資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創業資訊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