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導航創業故事企業管理女性創業

用2萬6年賺回500萬


 
    文斌,29歲。山東博興漢子。現在北京經營一家屬於自己的雕塑工作室。十三年前,就跨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,投奔京城裡有個雕塑工隊的本家叔叔。當時的他,和京城裡無數個民工一樣,除了希望,一無所有。
 
   袁文斌:“檢票口一出來,感覺到北京站以前的特別多的霓虹燈,大城市大都會嘛,這就是北京,太好了。”
 
   然而,一走進叔叔的工隊所在地通縣,剛興奮不久的袁文斌開始失望了。
 
   袁文斌:“這不是農村嗎,還不如我們縣城,剛開始感覺挺好的,最後怎麼是這樣呢。”
 
   通縣位於北京的東郊,當然不能同袁文斌看到的繁華市區相比。而叔叔的雕塑工隊正是在這個偏僻的地方,袁文斌渴望城市的心感到一陣失落。安排工作時,從沒接觸過雕塑的袁文斌被分為小工,從給人端盆洗盆和泥巴開始做起。一個月只有一百塊錢。
 
   袁文斌:“那時候我16、17歲正是能吃的時候,幾個月下來以後,覺得自己兜裡的錢也不多了,叫到外邊的自由市場買了蒜,幾毛錢一斤,或者是自己買幾個饅頭。”
 
   生活艱苦可以不說,別人的白眼讓袁文斌心裡更難受。當時,工隊裡領班的大工怕袁文斌學會手藝搶自己飯碗。
 
   袁文斌:“他不讓我學上石膏,當時年輕嗎,一氣之下說了一句很傲的話,我說我不可能翻石膏,我一定要跟老師一樣,我要玩泥巴。”
 
   一個不讓學,一個偏要學。做雕塑必須先要會焊架子,袁文斌就眼睜睜地看著他電焊。
 
   袁文斌:“當時看了一下午,晚上眼睛就疼,睡不著覺,眼睛裡面像灌了鐵沙子一樣,趴在床上,弓著腰,兩隻手捂著眼睛,流了一晚上的淚。”
  中央工藝美院袁文斌的老師 劉少國:“我們叫眼裡面有活。比方說,雕塑做了一個多小時的,北方比較乾燥,他就馬上給你噴水,保持泥塑的濕潤性。 ”
 
   中央工藝美院袁文斌的老師 劉少國:“這個時候我跟他講,你可能需要到美院去學一學。”
 
   袁文斌:“我覺得必須要上學了,你幹小工一輩子有什麼出息。來到北京了要圓自己的夢。”
 
   喜歡上雕塑的袁文斌夢想著通過上藝術院校進修來改變命運。於是,95年中央工藝美院裡的雕塑製作專業招進修生時,20歲的袁文斌坐不住了。
 
   袁文斌:“白天晚上有活人家不加班,我也加班,因為我覺得我要上學,我要多掙錢呀。
 
   可進修的學費,又怎能是一個小民工能夠輕易拿出的?”
 
   袁文斌:“我自己攢了七八百元錢,再說我還有從老家一起來的,我就跟他們借了點不到1500元錢。不夠,學費是3500元錢。”
 
   無奈之下,袁文斌只有向叔叔張口借錢,但叔叔並不贊同他的想法。
 
  袁文斌:“當時從小莊坐382(公車)。車票是八毛多錢,他坐在前面,我沒錢,我以為他能給我買票呢,到下車的時候,人家售票員把我喊住了要查票,他只有買他的一張票。車上人覺得咱穿的破爛的,是農村的孩子,人家都是蔑視的眼光看你……”
  袁文斌:“我覺得錢非常重要,在大城市裡沒有錢寸步難行。所以說我上學的願望更強烈了。”
 
   只有靠自己,袁文斌不再開口向任何人借錢。可是眼看離招生期限快到了,剩下的1000多怎麼辦呢?袁文斌只能豁出去了。
 
   袁文斌的昔日工友 木海勇:“他準備上學,沒有錢上學,然後去賣血。”
 
   袁文斌:“馬上再有兩三天就不招生了,我很著急,正好學校有義務獻血,我就自告奮勇說我去。聽說能拿1200,那對我可是錢呀。”
 
   仗著年輕力壯,袁文斌用賣血的錢湊夠了學費。
 
   袁文斌:“血站那邊給了我們吃的,兩個雞蛋,一個麵包,一包榨菜,那是我在北京吃的最好的。”
 
   中央工藝美院袁文斌的老師 劉少國:“後來才知道,事後聽說他賣血這個事,我當時,有點複雜,有點難受。應該可以想想別的辦法,跟我們講一講,大家可以幫一幫。”
 
   就這樣,不甘心只做民工的袁文斌靠自己邁進了夢寐以求的藝術學府。學校的住宿費太貴,他就和叔叔商量,住到工隊的工棚裡,課餘時間用打工換每個月200塊錢的房租。開始了半公半讀的生活。可叔侄的感情卻依然沒有緩和,只有另一個叔叔的關心帶給他一絲溫暖。
 
 袁文斌:“我感冒的時候,他連問都不問。我本家一個二叔,給我端了一碗面,燙了一碗雞蛋,反正也沒吃。反正我覺得挺委屈的,我覺得我上學沒錯啊……”
 
   中央工藝美院袁文斌的老師 劉少國:“他在翻制模型這一塊,有很多實踐經驗。你可以跟他同時合作,哪地方要加,哪地方要剪。”
 
   袁文斌:“在美院上課的時候,我是去的最早的一個。”
 
   中央工藝美院袁文斌的老師 劉少國:“一邊打工,一邊上課。他是想改變自己的命運。”
 
   就這樣,日子窮苦而平靜地過去。三年進修快要結束了,98年畢業時的那個秋天,23歲的他在一次同學聚會上遇到了現在的妻子,新疆姑娘胡媛。甜蜜的愛情給他6年的流浪生活帶來少有的溫暖,但同時也消磨了他創業的銳氣。
 
   袁文斌:“畢業以後,心氣很高了,小活兒不願意幹,大活呢接不著。”
 
   袁文斌的妻子 胡媛:“狀態比較低沉,主要的經濟來源都靠我。”
 
   袁文斌:“我愛人每天出去上班。 ”
 
   袁文斌的妻子 胡媛:“每天他在家裡看電視,從早上看到晚上。”
 
   三個月之後,袁文斌再也呆不住了。他開始動手,靠給自己和妻子做雕像來打發日子。
  這半年的現實生活大大打擊了袁文斌的心高氣傲。他開始頻繁地打電話找生意,聯繫學校的老師和客戶。不管大小,只要能掙錢。終於,99年的春天,老師給他介紹了畢業後的第一單生意,舞劇《大漠敦煌》劇組的一批道具。
 
   胡媛:“我們當時都很高興。袁文斌他肯定比我還高興,他覺得可以接活,養家糊口了。”
 
   袁文斌:“價格也不高,兩三萬。”
 
   為了省去60塊錢一天請小工的費用,妻子辭去工作,給丈夫幹起了小工。
 
   胡媛:“三天之後我就辭職了然後全身心投入工作。”
 
   袁文斌:“一個女孩子,就幹這種賣力氣的活,反正心裡更不舒服。”
 
   兩人相依為命,認真地做完了第一筆生意。拿到工錢後,夫妻倆高興地買了第一部家電——14寸的小電視。2000年,兩人在北京通縣開了自己的一家小工作室。而隨著北京城市建設的發展和無數住宅社區的出現,袁文斌看到了雕塑在城市環境建設中的巨大潛力。
 
   袁文斌:“我做的雕塑是跟城市雕塑結合的,跟環境結合的。市場需要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”
 
   並且他開始大膽採用在雕塑中很少出現的砂岩材料來代替石雕。
 
   中央工藝美院袁文斌的老師 劉少國:“出來就是石頭的效果,但是它是人造的。而且石材的開採,經濟上成本比較高。推廣起來也就有難度。人造砂岩就大大縮短了製作週期,大大降低了經濟成本。”
 
   袁文斌的合作夥伴 馮英澍:“我們在招標的時候,一個設計稿,四五個人,兩天不能出門。給他們買速食麵。我們回回都是第一個送去,全都是最好的效果。”
 
   與市場的主動配合,對雕塑材料的熟悉和大膽嘗試,再加上美院進修時練下的手藝,使袁文斌在雕塑市場上贏得了越來越多的客戶。01年他的工作室雇了七個小工,運作開始走上正軌。平均年收入幾十萬。今年8月份,他又接了一筆生意,2004年長城國際巨星演唱會,客戶訂制了200個佈置會場的兵馬俑,製作時限是10天。價錢是20萬。可他說,這不算大生意。
  成家,立業,今天的袁文斌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家。不再漂泊,不再是那個貧窮的少年。十三年,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。
 
    
上一篇:開蹦蹦車起家--做起億萬富豪
下一篇:18億大富豪的七彩成功路

文章導航

創業論壇 | 創業 | 婦女創業貸款 | 青年創業貸款 | 微型鳳凰創業貸款 | 北市免息貸款 | 廈門創業網 | 信用貸款
c 2013 創業資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創業資訊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