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導航創業故事企業管理女性創業

李嘉誠與財富之癢:冠名事件反彈

  李嘉誠一向熱衷慈善之事,但這次“冠名風波”卻使他如坐針氈。一方堅持撤銷冠名,另一方表示決不妥協,原本雙贏之事,最終卻鬧得兩敗俱傷。事實上,這場由冠名而引發的對峙,完全可以看作是公眾對財富態度的反映——它體現的是“利”和“義”二字,仍然是國人兩根脆弱而敏感的神經。

  《少林足球》裡曾有一句很無厘頭的臺詞:“那些都是虛名,就好像浮雲一樣。”聯想到周星馳在大陸高校受到的追捧,信奉“不義而富且貴,於我如浮雲”的超人李嘉誠似乎就只有羡慕的份兒了。

  以李的名字命名的基金會早前拿出10億港幣捐給香港大學醫療學院,這是亞洲有史以來個人單項捐款的最大手筆,作為回報,港大決定將醫學院改名為“李嘉誠醫學院”,卻沒料到這一冠名事件竟引發公眾輿論巨大的反彈。近百名反對者在醫學院門前靜坐,高舉“名不改,愛港大”、“維護學術自由、保護百年傳統”的橫幅。在他們眼裡看來,這所培養了孫中山的百年名校,其傳統應該得到應有的保護和尊重,校方此舉有媚俗拍馬之嫌,更有甚者認為這是一場交易,擔心醫學院可能跟李旗下的長江集團成員“長江生命科技集團有限公司”有利益關係。面對這場輿論風暴,沒想到一貫低調行事的李第二天便高調反擊,“在高壓姿態的情況下,任何人更絕不應該為了一己的超然灑脫,而折損港大校務委員會和校長的尊嚴及大學的國際聲譽。”言外之意,絕不放棄!

  “名可名,非常名。”世間可名之“名”,皆是“虛名”。而為了這一虛名,李為何偏要如此執著呢?精明的他難道不知道“沽名釣譽”對身價的折損率嗎?答案當然不是。李的“固執”與其說是出於對學校聲譽的尊重,不如說是對財富的尊重、對商人的尊重,或者說是對中國人骨子裡“輕商思維”的顛覆。如果站在李的角度看待這場風波,不禁會生出許多無奈的疑問:行善數十年,捐款近百億,卻換不到人們起碼的尊重,難道僅僅是因為“商人”的身份嗎?作為10億善款的回報,冠名難道也要被當作是一筆超級大買賣嗎?

  在中國人的思維裡,從來就缺乏對商人的尊重,這個傳統延續了幾千年,直到今天的商品社會,還沒有完全剔除這個基因。在一次名為“奉獻的藝術”的演講中,李對此曾有過這樣的論述:“不知從哪時開始,‘士農工商’這樣的社會等級概念,深深紮根在中國人的傳統思想內,幾千年來,從政治家到學者,在評價‘商’的同時,都異口同聲的帶著貶意。他們負面的看待商人經濟的推動力,在制度上各種有欠公允的法令層出不窮,把司馬遷《貨殖列傳》所說的從商人士‘各任其能,竭其力以得所欲’、資源互通有無、理性客觀的風險意識、資本運作技巧、生生不息的創意貢獻等等正面的評價,曲解為惟利是圖的表徵,貶為‘無商不奸’,或是‘熙熙攘攘,都是為利而來,為利而往’的惟利主義者。”

  而反觀反對冠名者的言論,更是充斥著這一“貶商”的論調。香港大學醫學院1983年畢業生蔡淑梅發表在《明報》上的評論寫道:“在現今以金錢掛帥的社會,只要掛上一個價錢牌的名字,才是真有價值的,”進而又言“李先生機關算盡,投資買名的經驗最為豐富,卻忽略了‘名’亦有虛實之分,”並質疑“把自己的名字套在別人的頭上,如果得不到大眾的認同,這頂高帽,你會戴得安穩嗎?”

  且拋開這句話裡的貶損意味,仔細推敲一下就會發現其背後道德觀的可疑。在香港,李的故事家喻戶曉,之所以成為香港人的榜樣,是因為其擁有的龐大財富,還有他一直強調的“義”字。1980年李基金會成立,迄今為止共捐出76億港幣用於教育、醫療、文化和公益事業。面對媒體,他曾多次形象地將這一基金比喻為自己的“第三個兒子”。他的善款遍及全球,而其中選擇冠名的只有20%(數字來自李致函港大全文),顯然“沽名釣譽”是立不住腳的,更何況這次是由港大提出冠名,反對者“投資買名”的“罪名”真是欲加之罪、不知所云了。

  至於最後那句“得不到大眾的認同”則更有偷樑換柱的嫌疑,某網站的民意調查顯示,有49%的民眾持支持冠名的態度,雖然這也被反對者譏諷為“名的價值、歷史的價值,還有金錢的價值,從而再看清楚香港人的‘拜金主義’”,但這句批判式的口號顯然忽略了一個最現實的問題:如何解決大學的財政來源?在清華的楊振寧就表示理解港大的做法,認為學校籌措資金是一大困難,並坦言:“如果李先生捐給清華高等學術研究中心10億元,我一定將‘中心’以他命名。”

  而在其他國家,接受私人捐贈早已成為大學普遍的做法,即使港大內也有此先例,比如梁琚法學院大樓、包玉剛公法研究中心,而美國排名第二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在獲得李4000萬美元的資助後,也決定為其冠名(舉世聞名的哈佛大學與耶魯大學校名亦是以捐贈者的名字命名的),其校長包信樂對這次風波發表了自己的看法:這(冠名)在美國大學非常正常,該校對于冠名的準則,並非純粹以金額大小作衡量,還要考慮有關捐款對學生及培訓是否有利,以及捐款者的人格,因此雙方都把命名視為自己特殊的榮譽。

  從包的話裡可以看出,命名是一件嚴肅的事,並不是有錢就可以胡亂冠名的,而現在大家的反對態度,卻是情感多於理智。“君子重義,小人重利”,義和利就像兩根脆弱而敏感的神經緊繃在國人的意識裡,兩者似乎根本沒有平衡共存的可能。大家現在反的,不是什麼捍衛清譽、保護學術自由等美麗的口號,而是骨子裡,在情感上反對李這樣的富豪,而這份情感恰似李嘉誠們的難解之癢吧!  
上一篇:過去是屬於死神-未來只屬於自己
下一篇:兩年開四家分店-幾千元辦起公司

文章導航

創業論壇 | 創業 | 婦女創業貸款 | 青年創業貸款 | 微型鳳凰創業貸款 | 北市免息貸款 | 廈門創業網 | 信用貸款
c 2013 創業資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創業資訊網